时事热点评论
朱则荣:腾讯式抄袭为何总在中国屡屡得手
时间:2010年07月29日 来源:www.zhuoxue.org 作者:朱则荣 浏览:

为什么说马化腾从一开始根本不是创业者?为什么抄袭、模仿、复制的风气在中国愈演愈烈?为什么抄袭他人模式还有大量的叫好者?为什么腾讯式抄袭为何能在中国屡屡得手?抄袭怎么总是发生在中国,为什么美国没有?为什么在大公司的抄袭恶习在中国没有被制裁?

对于这一系列问题,管理科学家、卓学管理学派朱则荣的解释是:主要是创造的风险由谁来承担的问题。

抄袭习惯的养成——创造风险谁来承担?

许多人,特别是中国的互联网界和风险投资界,都会认为美国是互联网创业的天堂,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大企业不与民争利,其主要原因是美国人善于创造,善于梦想,美国有着数量庞大的天使投资人队伍支持这些创造者引领世界互联网潮流,再看看中国,似乎没有什么创造,小网抄美国,大网抄小网,腾讯抄大家。

朱则荣:事实上中国的创造一点不比美国少,但中国与美国的经济结构不同,美国是一个小型企业大国,而中国是一个大型企业大国。国情不同,注定了再小的创造在美国都会获得脱颖而出的机会,但再大的创造,在中国往往会腹死胎中,创业者带着自己的创造遗恨远离创业。

美国的国家经济核心是小型企业,从小型企业管理局(SBA)到美国商务部,上至美国总统,下至地方政府,其工作重点之一都是全力发展小型企业,保护小型企业。美国有一个重要的指标,每年美国小型企业的增长数量必须是+2%,比如2010年美国倒闭了10万家小型企业,新开业的小型企业数量必须达到102000家,这个数量必须是正的,是增长。因此,美国许多重要的政府部门都在全力保障小型企业的开办率,银行贷款、政策资金扶持、天使投资人、以及遍布美国的4万多名专职小型企业支援人员,都在支撑小型企业获得新生,创业风险在美国实际上是国家共担。

但是中国的小型企业情况不容乐观,中国的小型企业数量在最颠峰的时候,还不及印度的小型企业数量,而且这个数量在逐年急剧下滑。基本上,中国的小型企业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没有人管你,没有人支持你,什么事情都要你自己去解决。中国对企业规模的划分基准是300人以下属于小型企业,301-2000人属于中型企业,2000人以上属于大型企业,所谓的政府、银行对中小企业支持政策,实际上主要是支持300人以上的中型企业,全国的银行贷给中小企业的贷款,只有不足4%落实给了小型企业, 这种情况非常严峻。

尽管现在全国已经在提倡扶植小型企业,但政府支持和银行目前追求的仍然仅仅是成活率,根本不是开办率,这就导致了很多中国人有梦想、有创业的激情,但是由于缺乏资金,想开业都开不了,何谈成活与发展?在自生自灭的竞争环境中,很多企业求的只是生存,不是发展,在创业学规律中,任何求生存的企业绝对发展不起来,因为它想到的绝不是创造,而是“好死不如赖活”,只要能够维持,赚一些钱就行了,这些企业的目标根本不是去做最好的产品,成为最好的公司,它恰好符合政府和银行的“成活率”目标,但与真正的创业和创造背道而驰。

中国经济结构中真正的创造性创业的这一环,实际上没有多少大展拳脚的机会,创造的巨大风险只能由创业者自己去承担,因此很多人很多企业不愿意冒这种风险,从而在整体上抑制了创业的创造活动,中国无创造,抄袭成代王道。而创造者只能自己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一切苦果自己吞下,我们更相信,有很多想创造的中国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正为创业而苦恼。

与民争利——侵犯小型企业利益谁来问责?

朱则荣:我们说过,中国是大型企业大国,小型企业在中国自生自灭,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基本上政府、银行、协会都是为大型企业做服务的,你像腾讯这样的公司,三天两头的有领导视察,出台个政策都要先问询一下这些大型企业的意见,也包括电视、报刊媒体,基本上全国全社会都是围着大型企业在转。所以腾讯可以堂儿惶之、明目张胆地进行抄袭,没有人找它问责,不少机构“宠”它还来不及呢,还敢向它问责?

说到底,这是“大型企业大国”这种经济结构观念出了问题,在中国,当一个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很容易被“宠”坏,但是政府和社会又拿它没有办法,只能维持着它,不敢让它倒闭。比如电动车问题,一说就扯到农民工问题,富士康一说就是中国就业问题,还有许多民营企业,发展大了以后会大规模征地,把地都征完了,如果这些企业倒闭,你让当地的农工干什么去。腾讯这类已经做大的公司,它是被一种软环境保护起来的,哪怕它抄袭是不对的,没人能够拿它怎么样,企业做到这个份上,只要不是天怒人怨,它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为所欲为。

但是腾讯如果在美国,它早会美国国会听证会下令分拆、处罚、反垄断了。这是由于美国总统还担负着另外一个重要的角色——小型企业的代言人,他必须替美国的小型企业说话,必须保护美国小型企业的利益,他做不到这一点,估计会被赶下台的。这同样是美国的经济结构所决定的,我们都知道大型企业有钱,可以游说政府、操纵舆论,但是小型企业没有钱去游说政府,媒体也不愿意替他们说话,因此美国就明确小型企业代言人这个角色让总统来亲自担任。

腾讯式的这种抄袭行为,会让众多的小型企业蒙受损失,限制了小型企业的发展,这是一种不平等的竞争。从美国卡特总统开始,里根、克林顿等,历届总统在任期内都要在白宫举行总统小型企业会议,倾听来自全国的小型企业主们的意见和看法,意见直达。此外,美国的小型企业管理局(SBA)的局长由总统直接任命,向美国总统直接汇报工作,小型企业遭遇的问题可以在第一时间被反馈上来。例如今年以来,奥巴马就把国家经济的重点放在了小型企业这一块,他发表声明说支持小型企业对美国复苏至关重要,最近几天正在要求增加小型企业援助贷款,敦促国会通过小型企业减税法案,敦促参议院完成小型企业就业计划。

当然,小型企业之所以在美国有这样的地位,也是70多年来美国社会渐进发展的结果,中国不可能一夜就转变过来,但它是一种全球趋势,我们总体的结论应该是:小型企业的利益不容侵犯,它是大势所趋,任何大型企业,都不能够与民争利,这是企业最基本的社会责任。在中国,98%的企业是1-300人的小型企业,国内生产总值50%以上是由这些小型企业创造的,60%以上的就业岗位由小型企业创造,70%以上的城镇人口就业依赖于小型企业,几乎所有人的创业致富都要从1-300人的小型企业阶段开始。